大大今天更新了吗

【弹丸论破】言①

*稍微改了一下内容、排版和标签,这样看起来应该舒服一些了@超高校级的中二病
*看评论和热度决定要不要继续写吧೭(˵¯̴͒ꇴ¯̴͒˵)౨
*是舞园视角哦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次睁开双眼。
  眼前不再是狭小昏暗的浴室,没有拿着菜刀破门而入的桑田,视野也清晰的让我难以置信。
  这样的一切使我庆幸,然后便是一阵莫大的恐惧——我该是死了的。被杀时的记忆还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中:锐利的菜刀刺破我的腹部,身体冰冷的让我恐惧和绝望。
  如果说这样的我活了下来,恐怕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但我现在却能冷静的思考,我确信我现在还活着站在这里。
  再怎么思考也不会有结果的。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向四周张望。似乎是一个不大的放映厅,和普通电影院没什么两样,巨大的投影屏前约有100个座位,显然和我的记忆完全不符。这时我才注意手边的把手上有一个小小的信封,反面写着“致舞园沙耶香”。我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信纸
  “亲爱的舞园同学:
  在这场自相残杀游戏中,你被淘汰啦!但是没关系,因为考虑到你再无法享受有趣的游戏,所以我们‘神明’决定,作为补偿,让你以旁观者的身份,欣赏接下来的剧情,请尽情的期待吧——”
  以上是信的全部内容。
  这是什么啊!开什么玩笑!什么神明!为什么我还要看那种恶心的游戏啊!
  我几乎崩溃的丢下信,那瞬间,我的脑子里突然发出了“嗡”的响声 ,接着便是如同潮水般涌出的记忆。和大家一起度过的美好的校园生活的回忆如同走马灯般的一遍遍回放,与此同时,我的眼泪也随着回归的记忆不断落下。
  啊啊……我做了多么愚蠢……多么不可原谅的事啊……企图对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同样重要的同学下手什么的……
  现在的我恐怕再也无法理解当时的自己用来想要杀害同伴的心情了吧……我到底,在做什么呢?
  大家,还好吗?
  像是回应我的问题一样,空白的投影屏突然出现了大家聚在食堂焦急的等待我的场景……看着冲出去的苗木,我不争气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请一定要活下去啊,苗木君,大家……!

救命

徐景熙-V——安南似佐希.♡: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


【弹丸论破】言②[仅一代注意]

虽然并没人求后续但我还是写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超高校级的中二病
  整个放映厅安静的出奇。
  一个墨蓝色头发女生坐在第一排正中的位子上,只要不是与世隔绝的人,都可以一眼看出她便是如今最火的偶像团体主唱——舞园沙耶香。她现在正低着头,企图用自己所谓的“常识”来解释现在的一切,但显然是不行的。作为一个无神主义者,“天堂”的概念太过模糊——但肯定不会是眼前的地方。虽说看过了那封不明来历的信,也恢复了关于原本世界的含义,但是换做谁都不能接受吧。于是她便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这个投影仪上:类似于直播,内容却是那个令她作呕的游戏。已经是后半夜了,一切都那么和谐安宁,人们各怀心事的沉浸在温暖的梦乡之中,却殊不知明日将献给他们一份“大礼”。
  第二天清晨,舞园就收获了来自黑白熊的恶意。所以说刚睡醒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尸体这种事情还能不能好!不过比起大家激烈的反应,她自己反倒是冷静不少。说不定是死习惯了。舞园一边吐槽自己 ,一边报复性的看着其他人的反应。除了昏过去的苗木,其他人脸色也并不好看。在大神樱的帮助下,他们成功把苗木抗到了体育场。
  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黑白熊欠扁的脸。
  事实上, 在看到“江之岛盾子”被杀的时候。舞园的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想笑。作为一个开上帝视角的旁观者,她成功在这个房间内一个小小的书架上找到了关于这个游戏的黑幕——江之岛盾子的计划以及一张写着“死者福利”的纸条,所以知道如今被杀的“江之岛盾子”其实是战刃骸。不过战刃骸也会来这里吗?舞园突然开始期待起来 。到时候,一定要狠狠的嘲笑她报复一下呢……再处罚她干很多很多事……最后,也一定要抱着她,对她说“欢迎回来”。
  舞园把纸条翻过来 ,背面画着一个清晰的地图,应该就是这里的了,她按着地图离开放映厅。这个剧院出乎意料的大,除了一个放映厅外,还备有16个房间,和希望之峰学院一样,每个房间门口都挂着门牌,钥匙洞里也插着带有相应的名字的钥匙。舞园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内部很普通 ,她粗略的检查了一番,便倒在床上休息了。
  于是等舞园推开放映厅的门时,迎接她的是这样一番光景:战刃骸几乎全身压在桑田怜恩的身上,右膝盖抵在他的双腿之间,左手死死固定住他的双手,右手则是不安分的按在他的小腹上。于是舞园迅速关上半开着的门,拍拍自己的双颊,深吸一口气,又一次推门而入,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打扰了,你们继续……”她几乎是颤抖的拉上剧院的门,倚在门框上,眼前的一切显然超过了她的认知范围:先不说为什么战刃骸和桑田在这里,光是这暧昧的姿势就很不对劲了好吧!“等……等一下 ,不是这样的!”门的另一头传来桑田无力的叫喊声,以及极其清脆的骨头被折断的声音。